党委宣传部 | 常青藤 | 新闻网 | 思政网 | 缤纷网 | 学校首页

他把最好的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时间:2016-6-16 15:16:20 来源:光明网 作者: 摄影: 编辑: 上传: 阅读654次

 他把最好的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李保国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发言摘登

  他是太行山的儿子

  河北农业大学党委副书记 饶桂生

作为李保国生前所在学校的同事,我目睹了解了李保国从一个学农爱农、积极要求进步的青年教师,逐步成长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山区综合治理专家,执着于太行山区人民脱贫致富的奋斗历程,感受到他一心为民、无私奉献的报国情怀。

李保国是新时期共产党人的楷模。他常说,党把我培养成一个教授,就是让咱为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干点事,我是一名党员,理应带头把事情做得更好。1981年,刚刚大学毕业留校的李保国,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了省委、省政府组织开展的太行山综合开发研究;1996年,河北中南部发生特大洪水后,他又率先报名参加省科技救灾组;2015年,国家实施精准扶贫战略后,作为知名的山区治理专家,他积极为省委省政府建言献策,在全省脱贫攻坚下乡干部培训大会上作首场报告,还亲自帮扶十几个驻村工作组开展工作。

他淡泊名利、无私奉献,总是为农户、企业无偿提供技术指导,既不拿工资,也不持股份,还时常自己搭路费。李保国生前获得过诸多荣誉,但他最看重的还是“优秀共产党员”这个称号,刻着“共产党员先锋岗”的标牌,一直摆在他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

李保国是当代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他曾讲:“我这辈子最过瘾的是干了两件事,一个是把我变成农民,一个是把越来越多的农民变成‘我’。”他经常走进田间地头,用农民的语言讲解技术,手把手地传授技术,培养了一批“永久牌”的“技术把式”。在他手机存储的电话号码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农民朋友的,并随时随地为农民群众解答难题。他常说:“老百姓需要什么,我就研究什么”。他所到之处,都用点石成金的科技之手,让太行山区的一个个村子绿起来、富起来,他把最好的论文写在了太行山上。

李保国是脱贫攻坚的榜样。他教农民学科技,帮农民搞产业,为农民打品牌。在邢台县前南峪进行的山区小流域综合治理,将贫瘠干旱山地变成了“洋槐戴帽,果树缠腰,梯田抱脚”的生态经济沟,成为“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在内丘县岗底,他开发了优质绿色苹果生产的标准化工序,打造了“富岗”苹果品牌,苹果年收入达2000多万元;在临城县凤凰岭,培育出全国知名的“绿岭”核桃,使过去赤壁几十里、草都长不好的荒岗变成了“花果山”“摇钱树”,带动了太行山区百里优质核桃产业带的发展……他用科技的力量使许许多多的贫困山村摆脱了贫困,帮助10万名多贫困群众走上致富之路,乡亲们都亲切地称他为“科技财神”“农民教授”“太行新愚公”。

李保国是太行山人民的好儿子。他经常讲,太行山人民为我国革命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作为一名党员、一名教授,有责任、有义务为太行山人民脱贫致富干几件实事。他年轻时在前南峪,为了方便工作,他把家安在了村里的石板房,和同课题组的爱人把孩子接到山里,一住就是4年多。农民也把李老师当成自家人,有一年春节,我给他打电话拜年,电话里,他兴奋地说:“我们全家在岗底村过年呢,这儿热闹,就是呀,叫我去吃饭的人太多,不去谁家谁都不高兴,我一顿饭要吃两三家,有时一天要吃6顿饭!”我真切地感受到他和山里人在一起的那股子亲热劲、兴奋劲。在我们学校,有一件尽人皆知的事。有一天,李老师急着赶回学校上课,走到村边遇到堵车,他心里着急,下车看看,村民一看是农大李老师,二话没说,拆掉自家篱笆院墙,让他过去。李老师去世后,他的骨灰被太行山区不同地方的乡亲带走,撒在他生前为之奋斗、牵挂的太行山上,与巍巍太行相融,与山区人民相依。

李保国老师走了,但他的人生价值依然发光发亮,他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奋发前行!在他倒下的地方,在广袤的田野上,将会有更多的人踏着他的足迹,带领山区人民奔向富裕美好的明天!

我们的严师慈父

河北绿岭果业有限公司技术总监 陈利英

我是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1999级本科生,从本科毕业实习开始,一直跟随李保国老师从事核桃种植与研究。

第一次见到李老师是在经济林栽培课上。那天,我和同学提前十分钟进教室,发现老师已经到了,就好奇地问:“老师来得这么早?”他笑着说:“刚从邢台基地赶回来,怕耽误上课就直接来教室了。”

以后,每次课李老师都是提前到,准备课件、和我们沟通学习体会等,还把手机号码告诉了我们,说学习上有困难,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

李老师讲课最大的特点是理论与实践紧密结合,生动形象、通俗易懂。比如“疏果”,他说:“果树不能结太多的果,就好比一个家庭,同样的钱,养一两个孩子可以让他吃得饱、长得壮,但要是养七八个就要挨饿受冻、面黄肌瘦。”

慢慢地,我们都喜欢上了李老师的课,觉得果树管理并不难。然而,当我们走进果园真正动手时才发现,熟练掌握操作技能并不容易。同时,也体会到了他的严格。

2003年初,我们跟随李老师来到邢台临城县绿岭核桃基地毕业实习。不久后,他教我们嫁接,要求每人一行,按他教的步骤做,不但成活率要高、速度还要快。当时,小苗只有四五十厘米高,我们顶着太阳蹲着、跪着练习,一天下来腰酸背痛,累得连饭都不想吃。但第二天,还得接着练。他对我们说,所有技术都是这么练出来的,没有任何捷径。在他严格要求下,只用一周时间,我们全都熟练掌握了嫁接技术。

为提高自己的科研水平,2010年我考取了李老师的研究生。一入学,我们每个人都会接到一个3年的学习任务清单,每一项后面都有详细的要求和明确的时间表,学习中他会随时抽查。2013年寒假,一个师弟没有按要求完成论文,老师要求他留在学校继续完成,直到大年三十写完才回家。

李老师常年在学校、基地之间奔波,白天除了上课,就是上山下地,讲技术、做科研,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修改论文。有一次,我的论文在凌晨一点半发给他,在四点时就附带修改意见发给了我。后来见面我问他:“怎么那么晚了还没睡?要注意休息啊!”他说:“看完邮箱里的3篇论文就那个点了,习惯了。”

李老师在教学和实践中,经常教育我们如何做人做事。他常说,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最关键的是要踏实、认真。

2008年大旱,7月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午休时突然接到李老师电话,要我马上到核桃地。到了地里发现,一片核桃树受旱严重,已经长成个的核桃都蔫了。他安排我对土壤、叶片、果实取样,测定含水量,并观察浇水后的变化,我把测得的数据随手记在了一张纸上。后来有事耽搁了几天,等我想起来时,那张纸却找不到了。李老师知道后生气地说:“大旱不是每年都有,错过了这次调查也就错过了解决类似问题的机会。”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粗心大意。

李老师常教导我们,搞科研不能纸上谈兵,要真刀真枪解决生产一线的实际问题。在他的影响下,我们也把研究的课题聚焦在生产一线。以前核桃树修剪是在秋季和冬季,但秋季修剪不利于树体营养积累,冬季修剪会引起养分流失。在老师的指导下,师弟汤轶伟经过反复研究,将修剪时间确定在春季核桃树发芽前的20天以内,避免了因剪枝时间不当造成树势衰弱。目前,这一创新成果已经写进了教科书。

当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得到应用,看到果农敬佩和感激的眼神时,我们逐渐体会到,山区、基层有我们学子施展才能的广阔舞台。我的老家在平原,小时候根本没见过核桃树。在李老师的指引下,我不仅爱上了核桃,还留在了山区,并成为邢台市市管专家,荣获河北省农村拔尖人才等多项荣誉称号。

李老师,您不仅是知识的传授者,还是我们人生的引路人。我们一定会把您的精神传承下去,努力成为和您一样的人,帮助更多的百姓脱贫致富。

我和保国的三个家

河北农业大学研究员 郭素萍

我和保国是大学同学,我们1981年结婚,一起生活了35年。我和他既是生活伴侣,也是工作搭档,这些年,我陪伴着保国几乎走遍了河北的山山水水。

像许多夫妻一样,我们也很用心经营自己的家。不一样的是我们有三个家:一个是城市里的家,在保定河北农大家属院;一个是山里的家,在各个帮扶基地;还有一个是流动的家,就是常年穿梭在山地平原之间的那辆越野车。

80年代初,山里的家是我们的生活中心,常年住在村里,生活比较艰苦,没水没电,经常干粮就咸菜。当时为了不分心,我们把城里的老母亲和一岁多的儿子接到村里,一住就是4年多。有一次,学校领导来我们科研点,走的时候,儿子爬上了车,死活不下来,哭着喊着说:“我要回保定,我想上幼儿园。”可当时实验离不开,我还是狠着心,把孩子从车上硬拽了下来,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

近年来,慕名来找的人越来越多,保国帮扶的地方也越来越多,常常开车奔走于各地。喝水、吃药、中午休息,都是在车里。一些常用物品,雨鞋、草帽、衣服、工具包等,把后备厢塞得满满的,车成了我们流动的家。

比较起来,保定市里的那个家待得最短。2016年春节前,我俩回到保定的时候是腊月二十九,想准备准备年货,第二天过个年三十儿。可是我俩忙得都不知道,今年没有年三十儿。最后,还是我们亲家打来电话,让我们去他们那里过了个除夕。

30多年来,我们在三个“家”之间来回奔波,结婚这么多年,保国因为太忙,常常顾不上家里的事。我前后两次做手术,他都不在身边,连手术签字都是同事代签的。去年在“燕赵楷模”发布厅录制现场,他对主持人说,这辈子最愧对的就是老婆和孩子!

别看家里的事他顾不上,可保国也有温情的一面。保国的父母在农村,看病吃药他都让村里先记账,过一段我们就去结账。2012年我们的小孙子出生,保国喜欢得不得了,只要在家,有时间就陪小孙子玩,孩子跟爷爷的感情也最深。我们夫妻间,别看他脾气急、说话冲,但对我是从心里惦念着。我俩过马路时,他都会拉着我的手,说“慢点,看车”。我和他个头差不多高,下雨天外出,只有一把伞时,他都是伸着胳膊撑着伞,把我遮住,自己淋着。

保国身体底子很好,可常年往山里跑,生活不规律,超负荷工作,身体越来越差。1998年,他患上了糖尿病。2007年,他被确诊为疲劳性冠心病。心脏造影显示他75%的血管狭窄,连心脏支架都做不了,只能做搭桥,但医生说做搭桥后,需要休养,干不了事,所以他坚决不做,采取保守治疗。

有一次,在辛集市果园做调查,他的心脏病又犯了,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心梗,需要马上住院,还在他的床头插了块儿牌子:绝对卧床休息。可是医生一出去,他就把那牌子翻过去了,坚持要出院,还像原来一样工作。那次学校领导给我下了死命令:“保国走到哪,你必须跟到哪,他身边时刻不能离开人!”这以后,我更是形影不离地陪伴着他,督促他按时吃药,可他给农民讲起课来,啥都忘了。有时看我在旁边端着水,拿着药,还嫌我烦,说:“看不见忙着呢,过会儿再说!”

从去年冬天,我就发现他身体状况在变差,饭量越来越小,不吃肉,人消瘦得厉害,脸色也不好看。多次劝他去医院看看,他总说没时间。现在想想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不是不知道这病的危险性,正是因为知道,他才更拼命,他怕时间不够,他怕他少帮了一个点,就会辜负一群人的希望。

2009年,我给他买了一件大红色的冲锋衣,他问我干吗买个红的。我说,红色显眼,在果园丢了你,好找!今天,那件红色的冲锋衣还在,保国却丢下我,走了,我多想再看见他穿着红色的冲锋衣在果园中忙碌!

保国,多想和你再去岗底看苹果,多想和你接着在车上聊绿岭核桃,多想咱家再吃一顿团圆饭,多想看到你再抱抱我们可爱的小孙子。

保国,我想你!

他见不得老百姓穷

河北省内丘县岗底村党总支书记 杨双牛

我和李保国教授是1996年认识的。那年8月,洪水冲走了全村200多亩保命田,山场果树遭受了很大损失。

就是在这个时候,李老师随省里的科技救灾组来到了岗底村查看灾情。他脸色黝黑,穿着朴素,一身疲惫。他递给我一张写在烟盒上的字条:“需要果树管理技术,我可以帮忙。李保国。”后面留了家庭电话。他还对我说:“你三个月修一条通往村后沟的路,路修好了,我再来。”

二十天后,路修好了,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给李老师打了电话,对他讲了我们的困难和愿望。没想到,他真带着铺盖卷来到了岗底村,一头就扎进山里,查看果树情况,每天跑五十多里山路,累得晚上都上不去炕。看到果树光疯长不挂果,他比我还心疼,说:“我来晚了。”

李老师对我说:“我是农村长大的,过去家里也很穷,所以我见不得老百姓穷。你相信我,依靠科技肯定能致富,咱们一块干,让老百姓尽快富起来,我一分钱也不要你的。”

刚来岗底村的时候,李老师指着树上的苹果,跟我开玩笑说:“你看它们简直就是黑蛋子。”他还说:“三年内,要让这些果树长出金苹果。”

向农民传授科学技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为了让农民能听懂、记住那些复杂枯燥的技术术语,李老师把很多技术编成顺口溜、歌谣,教给大家,比如剪枝:“无肥不能把树长,树不结果不透光”“角度小,枝疯长,不结苹果枝向上”……简单易懂接地气儿,老百姓一听就懂、一学就会,效果特别好。

李老师给村民上的第一堂课是剪枝。他把课堂就设在果园里,亲自动手,一会儿用锯,一会儿用剪子,把一棵果树的枝条剪掉了三分之一。

农民们心疼得不行,还有村民找到我家里,急切地说:“双牛,你找来的这个教授到底行不行啊?这不是糟蹋年景吗?简直是胡闹!看他穿戴也不像教授。脸比我还黑。”面对这些质疑,李老师就一句话:“明年果树如果挣了钱是大家的,如果损失了,算我的。”

李老师就这样一次次给村民们立着军令状,推广新技术。第二年初见成效,第三年果园的面貌全变了,苹果长得细皮嫩肉,酸甜适口,一亩多卖了3000多元,带来效益900多万元,真成了金苹果。

这一下,村民们都打心眼儿里服了,说李教授就是行,以后全都听他的,他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就这样,李老师在岗底村扎下了根,他研究推广的28项成果中,有15项是在岗底实验成功的。富岗苹果获得了99世博会银奖、中国驰名商标、河北名片,一个极品果儿卖到了100块钱。

这些都是李老师的功劳,可他却说:“科技致富,不能光依靠我一个人,要把农民变成我,把大家都培养成管理果树的专家。”他想方设法给村民办夜校、搞培训,建议借邢台农校“送教下乡”,让100名果农在家门口读了中专。后来,有62名拿了大专文凭,现在都在考本科。

今天的岗底,山青了,水绿了,人富了,生态美了,慕名而来的中外游客越来越多,他们都说岗底是太行山中最富饶美丽的地方。

可是,就在今年4月10日,我突然接到消息,说李教授去世了。我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

李教授,我的好兄弟,岗底的好日子,是你用命换来的。村民们已经把你的照片挂在自己家里了。因为你是岗底的主心骨,是岗底人的科技财神,是我们的恩人!你是我们亲眼看见过、亲手摸到过的好党员、好教授!

李老师,二十年你没拿过岗底百姓一分钱。我知道,你辛苦这一辈子什么都不图,就是想不让山区的老百姓再受穷。

我们要把您安葬在岗底高高的山岗上,让你看蓝天白云,赏日月星辰;

把您的碑,立在山顶上,让你看见岗底的绿水青山、金山银山;

让你看着我们一起谋划的50平方公里生态大花园变成现实!

看着所有太行山贫困农民,摘掉穷帽子,过上小康的好日子!

民心深处有丰碑

河北广播电视台驻石家庄记者站站长 于良

我当了20多年的记者,采访了无数的典型人物,李保国留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

当我看到他,一身尘土,两脚泥巴,扎在人堆里和农民没什么两样;当我看到他,操着一口大白话,给农民传授技术;当我看到他,把一个个规划落地,让贫瘠的山地变成“聚宝盆”,我的心中对他充满了敬佩。

2016年4月12日,李保国教授遗体告别仪式在保定市殡仪馆举行。那天清晨,天公落泪,古城含悲,殡仪馆大厅内外聚满了人群。前来悼念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发出这样的慨叹:“太可惜了,要是他活着,能让多少山区的百姓脱贫致富啊!”作为一名记者,为了记录这感人的场面,我拿着话筒穿梭在送行的人群中进行采访,内心不停地追问:李保国,一名大学教授,缘何这么深地走进那么多百姓心中?

翻看李保国教授生前照片,我看到,这些照片的背景大多是村庄和乡亲,而不是书斋、讲台。

在李保国的心里,农民的事儿比什么都重要!

记得那是去年12月初,李保国正在邢台市做课题研究。一天晚上,前南峪村的农民给他打电话咨询果树冬季剪枝问题,听说他在市里,就邀请他去村里做指导。本来他的时间安排得很紧,而且从市里到村里,打个来回儿得半天工夫,但面对老百姓的邀请,他爽快地应了下来,说第二天上午一定挤时间过去看看。可是第二天一大早,起了雾,高速路封了。随行的人员都劝李保国说:“高速路不知道啥时候开,别去了吧?”李保国摇摇头说:“村里知道我今天上午过去,肯定都等着呢,不去怎么行,还是绕道走吧。”

在他的指引下,三拐两拐,车子驶上一条窄窄的路,到村里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将近一个小时。一下车,李保国就冲着等在地里的果农们大声说:“今天雾大,高速路封路,国道又堵车,来晚了,实在对不起啊!”诚恳地道歉后,他才拿起工具,教大家怎么操作。

一个知名教授,对待山里普普通通的农民,这么谦逊,这么和气,让我的内心十分震撼。30多年来,李保国就是这样把河北的太行山区几乎跑了个遍,不要说国道、省道,就是一些乡间小道,他都一清二楚。

这两年,河北省全面落实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举全省之力打好脱贫攻坚战。李保国更忙了,很多地方慕名找到他,给他们的乡镇、村庄做规划。他能多去一个地方,就绝不少去一个。

有一回,在石家庄,他一天之内转了4000亩苹果园。我劝他说:“你这样干太辛苦了。”他说:“通过我的技术,早一年进入盛果期,一亩地可以增收4000斤苹果,按一斤苹果卖两块钱算,一亩地就能增收8000元,4000亩地是多少啊?3200万元啊。我一个人辛苦一天的事儿,多值啊!”

他去世后,我采访时见到了他的遗物,十几本工作日志,密密麻麻记载着他奔波忙碌的行程。

仅从2016年1月到他去世的101天里,外出的时间就达62天,行程7860公里。石家庄、承德、张家口、秦皇岛、唐山、保定、邢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里,他依然忙碌着……

是什么支撑他心系太行、立志扶贫、为山区群众脱贫致富操碎了心?是什么支撑他不顾病体,一年行程4万公里,200多天扎在农村?是什么支撑他30多年如一日埋头耕耘,淡泊名利、不图回报?

是信念的力量,他的信念就是让贫困农民尽快富起来、让老百姓都过上向往的好日子!

一个专家教授,有如此一门心思干事的苦干实干精神,有如此一心一意为民的百姓情怀,有如此一尘不染做人的高尚情操,百姓又怎么能不爱戴他、不尊崇他呢?

百姓们说,李老师没有走,这漫山的苹果树、核桃树,都是他的心血和汗水化成的。他,在人民心中,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