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贫困挡不住“草根”学子向上的脚步—— 毕业季,带着满满的收获启航

时间:2017-6-27 14:17:14 来源: 作者: 摄影: 编辑: 上传:陈晓东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中查看。

返回

毕业季,那些来自农村的贫困学子去向格外引人关注:大学四年,他们是如何应对贫困与学业双重考验的?毕业离校,他们的工作有着落了吗?记者近日走进多所高校,记录一组应届毕业贫困学子奋发向上的故事。

苦孩子拼出“一片蓝天”

“我的工作去年11月就定下来了,签的是南方一家大企业,第一年的薪水大概六七万元。”南京工业大学车辆工程专业应届毕业生缑岩说起就业情况一脸轻松。然而,轻松的背后写满“拼”字。

家在甘肃天水市农村的缑岩,小学三年级时母亲去世,体弱的父亲靠收废品、打零工维持生计。生活的磨难,让缑岩早早学会自立,从初中到高中,每天中午他都自己赶回家做饭,饭后再骑三四十分钟车上学。

高考那年,缑岩以高出当地本一线30分的成绩考进南京工业大学。“学费靠国家助学贷款,生活费主要靠兼职打工和奖助学金。”缑岩说,从踏进大学校门起,他就边学习边打工。第一份兼职是军训期间当搬运工。“每天军训结束后,室友们累得躺在床上休息玩手机,我就给要水的房间送水,扛着纯净水桶楼上楼下跑。”他说,当时脚上磨出泡,走路一瘸一拐,自己仍咬牙坚持不放弃兼职。

随后的日子里,校内外干兼职成了他的“家常便饭”,从校外端盘子、发传单到校园旅游代理、驾校代理,卖英语四六级复习资料,他都干过。打工并未影响他学习。大学期间,他拿到包括国家励志奖学金在内的多种奖助学金,这成为大学生活费主要来源之一。

打工、学习两不误,缑岩还曾担任班级团支书,在校青年志愿者协会、院学生会担任过职务,成为入党积极分子。毕业前半年,他就凭借大学四年积累的“资本”,被广州汽车集团乘用车有限公司录用。“我的座右铭是:只要不死,终将出头;只要不放弃,什么都可以做到。”缑岩笑言。

毛丫头追求“大格局”

“我曾经是一个很土很土的毛丫头,现在变得像女汉子啦!”南京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应届毕业生屠继这样给自己“画像”。

“我的工作单位已经找好了,是南京一家三甲医院神经外科杂志编辑部。说实话,能找到这份工作我感到特别开心。”

跟屠继交谈,记者明显感觉到她的阳光,而这份阳光来得并不容易。“我家在句容市茅山镇一个很小的村子里。”屠继说,她小学刚开始是在村小读,三年级时学校只剩4个年级,她们班只有9个人,后来不得不转到镇上小学读书。屠继家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日子过得很清苦。

不过,条件不好并没有绊住屠继向上的脚步,从小学到初中她的成绩一直很拔尖,到县城读高中后,上进心不减,最终考进南医大英语专业。

因为是从“小地方”来的,大学里屠继很注重让自己的“格局”变大,学校礼仪队、国旗班、记者团、唐仲英爱心社、中外交流协会、乒乓球社、跆拳道社等学生社团里都有她活跃的身影。

屠继在做校唐仲英爱心社新媒体中心主任和学生记者团副团长时,因为经常要写东西,得到的锻炼特别大,后来在学校第四临床医学院实习时,老师很放心地把院里的文字编辑工作交给她做,实习4个月编辑修改的新闻类稿件超过100篇。

虽然屠继参加的社团活动较多,但从踏进大学校门起她就没有放松过“主业”,学习成绩一直很不错,收获的各种奖学金、助学金约有3.5万元,解决了大学期间的生活费用。

“大学4年,我过得特别充实。”屠继感言,在大学里不能老是待在图书馆、宿舍看书,而要多动、多看、多听、多写,这样收获才会不单一,就业时更有竞争力。

特别想早点为父母“减负”

河海大学水利水电工程专业应届毕业生丁坤的就业单位是四川成都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

“我找工作蛮顺的。”丁坤说,去年10月底,用人单位来学校招聘时他投了简历,获得面试机会,通过后就签了约。

丁坤所学的专业是河海大学就业最吃香的专业之一,而这是他成功转专业的结果。

丁坤家在淮安市淮阴区西宋集镇农村,因为父母在苏州打工,他跟在他们身边上学。丁坤说,父母都是普通民工,挣的钱除去房租和日常开销所剩无几,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父母的艰辛丁坤看在眼里,很早就想“让父母脸上有光”,他学习很用功,考上了苏州吴江区最好的高中。

“班上都是优秀学生,我感到跟他们比还是有差距的。”丁坤坦言,高一刚开始时学习有点吃力,他就悄悄“开小灶”——住校晚自习熄灯休息后,他就拿个台灯钻进厕所看书。通过努力,成绩很快赶上来,考试成绩曾跃居全区第一。

2013年,丁坤考进河海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专业,这个专业不是他心仪的,他动起转到水利水电工程专业的念头,准备工作也做得格外认真。转专业考试时,他心仪的专业有200人报名参考,最终达成心愿的有20人,他考了第二名。后因成绩优秀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

大学期间,丁坤没少兼职打工,食堂刷卡员、图书馆管理员、宿舍管理员帮手,他都做过。毕业前夕,他还在做上门家教。“我经济上独立多一点,父母的负担就会少一点。”丁坤表示,打工时看到叔叔阿姨们辛苦工作,就像看到自己的父母一样,所以很想早点工作。

本报记者 蒋廷玉

2017年06月27日《新华日报》:http://xhrb.jschina.com.cn/mp3/pc/c/201706/27/c342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