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是政党之魂

时间:2016-7-6 9:57:11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 摄影: 编辑: 上传: 阅读1153次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中查看。

返回

作者: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辛鸣

●95年来的辉煌历史让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我们是用共产主义信仰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觉悟者。我们理解我们的思想,我们认同我们的信仰,因而我们实践着我们的主义。

●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

靠什么把一个近九千万人的大党凝聚起来,苟利国家生死以,是信仰;靠什么让中国革命的星星之火成为燎原之势,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赢得了中国,还是信仰。中国共产党的95年,无论是筚路蓝缕还是高歌猛进,一以贯之的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有信仰的政党

中国共产党如此重视政党信仰,既是对政党本质的深刻认知,又是对工人阶级政党先锋队性质的高度自觉,中国共产党95年的历史也无时无刻地证明着这一事实。

信仰是一个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根本。为什么政党是这个样子,而不是别的什么样子,源于它的信仰。

信仰来不得半点含糊,也来不得一丝虚伪。不丢信仰之名却放弃信仰之实,可能会有暂时的蝇头小利,却终会导致政党大厦的坍塌。这在世界其他一些政党的实践中是有血的教训的。

有朋友可能会问,在现代社会,信仰在政党中的地位好像并不怎么重要啊。像美国的两个党,它们之间连政策差别都越来越小了,更不用说在主义理念上的差异了。而且它们的党员登记只有在选举的时候才进行,社会公民在哪个党登记,就是哪个党的党员,今年是共和党,四年后登记为民主党也可以。今年的美国大选更是出现了本党选民把票投向对方政党候选人的情形。

这话说得没错,但它说出的只是现象而不是本质。现代西方政党是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大环境中产生和发展的,不论哪一个政党对资本主义社会都是认可的。政党与政党之间的差别只是在如何更好地保持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具体方法步骤上有细微差异罢了。而且由于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一些发达国家的阶级结构相对统一,中间阶层选票相对集中,使得无论是两党制还是多党制,所有政党的政策都向“中间化”靠拢。

但要说这些政党没有信仰就大谬了。他们的信仰就是对资本主义的信仰,他们的信仰不仅“坚定不移”,而且还不容置疑;不仅自己相信还要求别人也相信。现在一些西方国家把其价值观包装成“普世价值”,何尝不是一种希望传播自己信仰的冲动。

中国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是以消灭剥削、建设社会主义社会、实现共产主义社会为其奋斗目标,当然要确立起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共产主义信仰。这一信仰不能绝对地说与资本主义社会的信仰水火不容,因为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是在扬弃资本主义社会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从不回避对资本主义社会有益成分的汲取。但也一定要有自己根本性的新规定、新要求、新内容,一定要明确是与资本主义社会的信仰截然不同的新信仰。

信仰是旗帜鲜明的,信仰无需遮遮掩掩。信仰靠真诚而赢得尊重,靠坚定而得以实现。顾忌他人对自己信仰的不认同,试图靠“乡愿”去左右讨好,只能适得其反,为对手所瞧不起。中国共产党之所以是中国共产党,就源于它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与对共产主义的不懈追求。没有了共产主义信仰的共产党还能是共产党吗?不追求共产主义的共产党还有必要存在下去吗?

正因为信仰对于政党的根本性意义,中国共产党对于信仰给予了高度的重视。毛泽东的“主义譬如一面旗帜”就是讲信仰的。只有旗帜竖了起来,才会应者云集,知道向哪里去靠拢。邓小平特别强调,为什么我们过去能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奋斗出来,战胜千难万险使革命胜利呢?就是因为我们有理想,有马克思主义信念,有共产主义信念。所以,“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是中国革命胜利的一种精神动力”。在随时准备进行许多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新的历史时期,习近平总书记更是明确指出:“要永远不丢信仰”,“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人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

中国共产党人对信仰也是身体力行的。毛泽东说过,“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他用一生证明了这一点。不仅毛泽东自己,连他全家的人都投入到了这个事业中来。对于毛泽东来说,中国的独立、中国人民的解放、社会主义的建设、共产主义的实现这些基于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不仅是他矢志追求的目标,更是他全部生命意义的价值所在。为了这一信仰,他可以放弃一切。所以就有置生死于度外赴重庆谈判,所以就有冒险留在陕北牵制对手以赢得全局战略主动的行为,所以就有让毛岸英率先入朝捐躯沙场的义举等。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是如此,千千万万为中国革命献出自己生命的普通共产党人何尝不是如此!

中国共产党的信仰是科学的信仰

曾几何时,西方社会对共产主义信仰视为洪水猛兽,甚至不惜撕开其文明的面纱采取暴力手段必欲除之而后快。进入现代社会之后,血腥的行为虽然表面看不见了,遏制、防范、消解、丑化的动作一直没有终止。

为什么如此?绝不仅仅是因为共产主义信仰与他们的信仰相对立,更主要的是共产主义信仰有实现其追求的能力,堪比精神的原子弹。

共产主义信仰的这种能力来自其科学性。共产主义从来不是虚无缥缈的,其体现在现实的经济政治生活中就是为了最大多数人的利益。这最大多数人是“无产阶级”也好,是“工人阶级”也罢,还是“中产阶层”等,称谓随着时代的不同可能会、也可以有不同的说法,但他必须确实是一个社会中的最大多数。

直到目前为止,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式都是“非中性”的,每一发展方式都有其有利群体,有其被牺牲群体。现在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式就是有利于一小部分群体的发展方式,他们可以利用对资本、专利乃至规则控制的优势来为部分群体的为所欲为提供保障,甚至连“民主”这样在西方意识形态中的神圣东西,也毫不回避是精英的游戏。在这种情形下,绝大多数群体被边缘化了。就算有些群体被纳入所谓全球化的轨道,也不过是被作为廉价打工者而工具化了,在“温水煮青蛙”的状态中走向异化。

有人可能会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整个老百姓都富裕了,此话不假。国内矛盾国际化是目前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态势,美国3亿人日子过得确实不错,利用美元是国际货币的优势地位把金融危机都转嫁到其他国家去了,美国民众的次贷让全世界为其买单。如果资本主义的发展能让世界70多亿人都过上美国人的生活,我们之间也就没有了信仰的对立,但这在资本主义制度的逻辑框架中是不可能的。

共产主义不是要让所有人都变成无产阶级,而是要通过创造社会发展的环境和条件让每一个人都能有全面发展的可能,是要通过消灭资产阶级的同时消灭无产阶级来实现无产阶级的整体解放。这也就是为什么恩格斯强调共产主义社会最根本的特征就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中国社会的发展从来就是13亿多人的全体,是960万平方公里的全部,不能是一部分人,不能是一部分地区。

中国共产党人的这种信仰以及由信仰延伸出来的理想信念,既不是出自痛恨资本主义的道德义愤,也不是源于向往共产主义的善良愿望,而是基于对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生产不是基于满足需求而是源于对利润的追求,劳动在社会生产过程中不是作为主体而是成为资本获取剩余价值的工具。这样的发展方式是不可能持续的,这样的发展方式是背离公平正义的,这样的社会发展方式也是没有前途的。只有尊重每一个人的发展权利,只有让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发展,社会才能真正走向繁荣与发展。

的确,对于现代世界来说,社会主义社会刚刚破题,共产主义社会尚没有成为现实,反倒是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式有诸多的存在依据和相当的支持度,大有一统天下的态势。但是,理想尚没成为现实不等于就是乌托邦,现实存在的不必然就是合理的,而且共产主义社会没有到来并不意味着共产主义运动没有在进行。马克思、恩格斯说:“共产主义对我们来说不是应当确立的状况,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这个运动的条件是由现有的前提产生的。”中国共产党人一直在进行着超越资本主义社会建设社会主义社会的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辟就是我们在现时代的共产主义运动。

只要我们一直在为改变旧的社会状态而努力,共产主义就在我们每一天的行动中。

实践信仰是中国共产党力量之源

毋庸讳言,随着中国共产党作为唯一执政党执政时间的延伸,政党信仰的意识客观上在逐渐淡化。有些同志以为执政权在手,一切事情都好办;执政权在手,一切资源都归我们支配,一切力量都服从我们调度。其实,事情并不是这个样子,道理也不能这样讲。中国共产党是因为信仰的力量才赢得了执政权,因为信仰的光辉才被宪法赋予唯一执政的地位,而不是相反,也不能相反。

所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体现在其政党宗旨信仰理论的领导上,而不仅仅是甚至不主要是政党成员的领导;是政党通过信仰它的成员来实现政党追求,而不是政党成员拉大旗作虎皮以政党的名义谋自己的利益。

直面现实,在中国共产党走过95年辉煌历程之后,实践信仰的要求再一次凸显出来。

实践信仰,任重道远。

应该说,在当下的时代背景和国际环境下,坚守共产主义的信仰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资本主义内在活力的继续释放,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式微,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并不像我们过去想的那样一目了然,而是隐藏在目前尚不断展现繁荣的社会现象中。透过资本主义社会表面的繁华看出背后的危机与必然的消亡,透过共产主义运动目前的式微看出其必然的胜利与铁的法则,需要大觉悟、需要大定力、需要大无畏。否则很容易随波逐流、人云亦云,甚至失望灰心、自废武功。

实践信仰,刻不容缓。

由于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一些政党成员尚不敢公开否认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但他们在心底里、在行动上已经不再相信共产主义了。对一个政党来说,这种情况是很危险的。你公开反对共产主义没关系,你站到共产党的对立面去批判这个党也没关系。共产党从来不缺反对者,共产党也从来不怕反对者。对手的存在还可让我们更加警觉,更加自律、更加有斗志。怕就怕拉大旗作虎皮、挂羊头卖狗肉,打着共产主义的招牌,行着非共产主义甚至反共产主义的作为。

我们通过毛泽东晚年的经历就可以看出,对于一个社会来说,其政治家有坚定信仰可又犯了错误并不是好事情,但没有信仰而又身处其位则更加可怕。一个有信仰的政治家可能会犯错误,但绝对是可以信赖的,只要我们有一套规范的政治体制与政治运行机制,其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现代政治发展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条件。但是,如果一个政治家没有起码的信仰,有的只是利益的算计,可又对社会指手画脚,恐怕更大的悲剧就会发生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邓小平曾经特别强调:“党和政府愈是实行各项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政策,党员尤其是党的高级负责干部,就愈要高度重视、愈要身体力行共产主义思想和共产主义道德。否则,我们自己在精神上解除了武装,还怎么能教育青年,还怎么能领导国家和人民建设社会主义!”如何避免“缺钙”,如何不得“软骨病”,如何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就要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革命理想高于天”,用科学理论武装头脑,不断培植我们的精神家园。

实践信仰,从我做起。

政党信仰是一个宏大的主题,政党信仰又是一个十分具体的事情。政党信仰的生命力不存在于经典著作里,也不存在于文件报告中,而是实实在在体现在每一个政党成员的一举一动中。实践信仰不是一句口号,而是每一个成员的觉悟;我们不仅要在组织上加入共产党,更要在思想上走向共产主义。对于真正的共产党人来说,实践信仰不需要攀比,不会提出“凭什么只有我实践别人不去做”这样看似有理其实荒唐的疑问。我信仰,我去做,这样就足够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真正的信仰能唤醒梦中之人。当我们每一个政党成员都能如此的时候,我们的信仰就会结出现实之果。

95年来的辉煌历史让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我们是用共产主义信仰和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觉悟者。我们理解我们的思想,我们认同我们的信仰,因而我们实践着我们的主义。现在为整个国际社会瞩目的“中国道路”就是新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实践自己信仰与主义的杰出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