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

时间:2016-5-24 15:14:10 来源: 作者: 摄影: 编辑: 上传:赵蕾 阅读2194次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中查看。

返回

我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能源与动力学院党委副书记徐川


接到同学留言,说他最近很困惑,不知道如何选择。
他有资格被发展为党员,但是他还没想好,问我怎么看。
我说很好看。
我特别欣慰,因为他在思考,有判断,想抉择。
人不思考,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别人都说好,你就上,你是别人的牵线小木偶么?
即使所有人都告诉你这是个好事,你没想好,那就要慎重。
这才是你自己的生命,这才是你自己的选择,这才是为自己负责。
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他给我的问题,也是我给自己的命题。
我们今天一起来聊聊。

我大学毕业之前才成为正式党员,不算早,很多人在高中就是党员。
当然,这不好比较,我也不羡慕,我们都有自己的人生,不能老是看着别人。
如果你的眼睛一直盯着别人,也就迷失了自己。
其实,我很多条件早就具备了,我群众基础很好,威望很高。
班级里各种选举,只要是正面的,只要我参加,基本我就是第一名。
有时候我还是全票,也就是说连我自己都觉得我挺好的。
但是我什么都好,就是学习不好。
于是,威望再高,基础再好,成绩太差,还是没有资格入党。
因为成绩原因我自己主动辞去班长职务,结果班级同学硬生生又把我选上了。
当然,最终我还是辞职了,因为成绩确实惨不忍睹,令人发指。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后来东风来了,但是风太小,成绩有好转,但是不够好。
我成绩一直拼命追赶到大三才逐渐符合条件。
于是,我开始激动万分的进入组织的考察程序。
那么,问题来了,我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有很多同学一谈入党动机都是套话连篇,动不动就“从小爷爷对我说”。
纯粹是为了让自己显得基础牢固条件成熟,随时把爷爷搬出来忆苦思甜。
要么是:从小爷爷对我说,吃水不忘打井人;
要么是:从小爷爷教育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要么是:从小爷爷告诉我,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
我一度深深地怀疑,大家拥有同一个爷爷。
这些大而无当、无比正确的废话,持续了很多年,现在也在使用。
我不认为这个就不好,但是我认为你入党应该是你自己的事儿。
而且,我认为,就算爷爷真的跟你说,你们都是那么乖的孙子么?
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也从来没有让我爷爷现身说法。
因为我没有见过我爷爷。
但是我家根正苗红,出身贫农是真的,而且我们家也基本都是党员。
我爷爷生前是村支部书记,我叔叔也是,我爸爸则是部队历练成长的党员。
但是,给我最大震撼的不是他们。

在我入党前组织谈话的时候,学校宣传部部长让我谈为什么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没有讲我的爷爷,也没有讲我的家庭熏陶,我讲了一个故事。
我大学读书是在外国语学院,外语学院当时的党委书记是毕可友。
他有个亲侄女小毕在我们班级读书,我们那时候特别羡慕。
因为有个亲戚在身边罩着,就算是同等能力看关系,至少心里踏实了一些。
小毕从来都是撇撇嘴,说你们不了解我大爷,他不会为任何人走后门。
我们就哈哈哈哈哈,傻子才信。
后来,小毕参加学院保研面试,她一直是前三名,我们学院有两个名额。
学院早就传开了,说小毕你妥妥的保研了,成绩本来就好,何况还有你大爷。
小毕一脸凶相,你大爷!她说要是她大爷不在,说不定还好一些。
后来,小毕果然没有上!后来,小毕竟然没有上!后来,小毕确实没有上!
那几天小毕眼睛哭得跟桃儿似的,我们谁也不忍心去讨论她大爷的事儿。
不过我们也慢慢相信有个当领导的大爷有时候真不见得是好事。
她自己当然不是吃素的,自己考研考去了北京更牛掰的学校。
后来,有一次采访毕书记,我提到了这个话题,就说大家当时都觉得不可思议。
毕大爷说,什么叫不可思议?升学考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天大的事情,她并没有特别傲人的成绩。而且,当你个人利益和别人的利益冲突了,党员本来就要做出牺牲和让步,不然凭什么你是党员?入党的时候都宣誓过的,要随时付出,入党不是为了能够给自己获得更多利益……
他说的特别认真,我听得特别仔细。
我脑海闪过一个词叫正义凛然,有股正气支撑的人大概都是威风凛凛百毒不侵的。
我觉得我做不了这样的人,但是我觉得我愿意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我觉得这才是正能量的世界,我觉得这才是我们都需要的世界。
所以,我决定加入中国共产党。

但是,我还是太年轻了,世界观和价值观并不会就这样轻易地生根发芽。
信念建立的太单纯,摧毁起来也特别容易。
后来,我到了上海读书。
虽然我只是研一的新生,虽然我是支部党龄最短的党员,但是大概因为乐于奉献和勇于担当,很快担任了党支部书记,后来竟然还以新生的身份竞选成为研究生会主席。
那时候,我们支部的核心任务就是组织政治学习,我第一次做党支部书记,第一次带领大家学习,所以我特别用心。
当时,我们的学习任务是领会上海市委主要领导同志讲话精神。
我们认真学习了三个月。
后来,上海市委主要领导被抓了。
学习过程自然无疾而终。然而,我不能接受。
接下来的很多天我特别伤心,特别难过,特别委屈。
就好像自己辛辛苦苦在海边搭建了一个城堡,一个浪打过来就全部坍塌。
回想起过去的三个月,我觉得所有的努力特别可笑,特别滑稽。
越用心越受伤,越在意越痛苦,越卖力越滑稽。
我当时想不明白,也无法向别人求助,我想不通。
很多人还会嘲笑我,有什么好委屈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别人未必理解我的愤懑,未必理解信念受到冲击的迷茫。

时间慢慢过去了,我自己也终于可以比较平静地想清楚一些问题。
比如,其实我们不应该把入党的动机跟某个人联系在一起。
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他们都是个人,都是个体。
把信仰交给个人承载永远是有风险的,也是脆弱的。
或者说来得快,去得也快;建立很容易,摧毁也简单。
因为人是会变的,所以我们有个词儿叫盖棺论定,死了才靠谱。
尤其在别人信仰没有那么牢固、没那么可靠的前提下。
另外,我们不应该因人废言,不应该因为人出了事儿,就觉得所有的话都没道理。
上海市委领导当时的种种讲话不是代表他个人,讲话的意义也不能因为他个人出事儿而全盘否定。
只不过,在以德治国的传统文化中,德行有问题,那就什么都不是。
蔡康永说:鸡生蛋,鸡也拉屎,但你肯定只吃蛋,不吃屎,对鸡如此,对人亦然。每个出色的人,都会生蛋,也会拉屎,例如他很会开公司,那你就买他股票赚钱,至于他乱讲话,你就别学。多吃鸡蛋,少理鸡屎,吸取营养,壮大自己。很多人放着蛋不吃,整天追屎,难道你靠吃屎能变壮大?
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说得很严谨,做到却很难。
现在,我们重新来回答这个问题:今天,你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如果过去我的认识肤浅,那我也要自己寻找一个答案。
这不是为了宏伟的目标,是给我自己的内心一个交代。

我开始读党史,我想从这个党的诞生之初开始去寻找答案。
不为了考试,不为了考级,只为了内心的平静。
只为了给内心那些涌动的不安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然后,我有了太多太多的疑问。
比如,一个只有50多人的政党,一个只有十二三个代表的大会,最小的不到20岁,靠什么克服千难万险聚集到一起?
比如,那些早期代表有的衣食无忧,有的在外留学,有的身居高位,是什么让他们心甘情愿抛弃一切干共产?
比如,中国近代史的舞台上各方都有登台亮相的机会,北洋军阀、封建复辟、辛亥革命、国民党,为什么是共产党最终走到了历史舞台的中心?
比如,这个逆袭的政党诞生之初没有任何光环,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任何资产,哪里来的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底气?
比如,这个命运多舛的政党一路面临各种围剿追击,面临各种逃离、掉队、背叛,靠什么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比如,历史始终在观看,人民始终在判断,是什么让人民选择了共产党,而不是别的其它政党?
答案只能是两个字:信仰。
是谁选择了共产党?历史,还有人民。

加入一个组织,就要了解一个组织的过去,看清一个组织的未来。
这应该是最基本的要求,但是其实这个最基本的要求我们都没做好。
我们也受了很多年的教育,但是教育我们的人并没有很好地完成这份工作。
因为我们在这么多年的教育中失去了对历史的兴趣和对选择的敏感。
历史全是细节,历史全是故事,历史充满悬念,历史波谲云诡。
这个组织的过去其实很多人都不太了解,自己不读党史,不读党章。
我们没有经历过艰苦岁月,也就不能凭空建立起对党的感情和深情。
所以,我们要回头看,要仔细想,要慢慢走。
这个政党的历史并不遥远,这个政党的现在其实也不复杂。
知道怎么来的,才能知道身在何处,才能知道去往何方。
这是最简单的逻辑。
这个政党的未来也容易判断,这个一两年,我们见证了很多事儿。
所有人都看得到“打老虎拍苍蝇”,看得到“从严治党”;
所有人都看得到“八项规定”,看得到“三严三实”;
所有人都看得到“群众路线”,看得到“两学一做”;
越来越具体,越来越严格,越来越常态,这就是趋势。
道理并不复杂,心中没有人民,必被人民所弃。
这个政党的荣光与人民紧紧相依,未来的辉煌也必然有赖于此。
也只能如此。
这是历史给出的答案,也是中共自己的选择。

我想,我今天给出的肯定不是最终答案。
或者,我也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最终答案。
现在,入党的门槛也越来越高,入党也越来越困难。
决定一个党的生机和活力的,永远不是党员的数量,而是质量。
那就让真心想加入这个组织的同志们面临更多一些考验。
我认为,如果一个学生没有强大的群众基础,不为同学全心全意奉献,做不到吃苦在前,享乐在后,他是没有资格入党的。
至少,在我所能辐射的范围内,就是如此的标准和要求。
如果大家都同意这样的观点,那就不只是我,而是我们。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走到一起。
同时,也应该带着每个人的信念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