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教我们怎样做合格共产党员

时间:2016-5-12 9:33:18 来源: 作者:牛先锋 摄影: 编辑: 上传:赵蕾 阅读979次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中查看。

返回

《光明日报》( 2016年05月07日 01版)

《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是马克思、恩格斯为世界上第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纲领。它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也标志着世界上第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共产党组织的诞生。《宣言》用鲜明透彻的语言阐述了一个新的世界观,揭示了“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历史大趋势,阐明了共产党的性质和历史使命,向全世界公开说明了共产党人“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目的、自己的意图”,在历史上矗立起一座共产党人不朽的精神丰碑。

最早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由陈望道翻译,1920年在上海出版。《宣言》中文版的出版和传播,直接促成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其深刻的思想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在当代中国,《宣言》仍然是激励和鼓舞中国共产党人为实现其历史使命而奋斗的精神食粮,是坚定理想信念,做一名合格共产党员的必读书籍。

一、《宣言》教我们如何树立信念、坚定信仰

坚定共产主义信仰,是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必备的素养。信仰在精神活动层面上包括依次递进的两个层次,一是“相信”,二是“敬仰”。“相信”的前提是对对象科学性和真理性的毋庸置疑,“敬仰”的基础是为对象伟大性、高尚性所震撼和鼓舞。共产主义值得我们信仰和为之奋斗,原因就是具备了值得“相信”和“敬仰”的品格。

第一,《宣言》提出的“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论断,既不是出于对资产阶级的刻骨仇恨,也不是出于对无产阶级的悲天悯人,而是来自于历史的深处,来自铁一般坚硬的经济事实。《宣言》第一章从资产阶级产生的历史中发现,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然而,随着现代生产力的向前发展,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越来越成为生产力发展的障碍,一方面它只有通过毁灭掉已经造成的生产力,才能求得下一步的发展;另一方面它使工人阶级的生活降低到了生存条件以下。这表明“资产阶级的关系已经太狭窄了,再容纳不了它本身所造成的财富了”,它“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

第二,《宣言》所阐明的共产主义理论,是在分析、比较、批判、吸收历史上和当时各种社会主义流派基础上形成的。《宣言》第三章站在历史发展的高度,以事实为依据令人信服地指出,反动的社会主义站在封建的和小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来讽刺和攻讦工业资产阶级,梦想把社会拉回到过去,因而是反动的;保守的社会主义站在资产阶级的立场上,主张通过改良来维护现存的资产阶级制度,因而是保守的;空想的社会主义是“无产阶级解放的物质条件还没具备”时的理论反映,随着大工业的发展和无产阶级力量的成长,他们是同历史的发展成反比的。《宣言》揭露了这些社会主义流派的自私心计,公开表明自己的意图是要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实现全人类的解放。

第三,《宣言》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公开宣布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共产党人推翻资产阶级旧社会的目的,是要消灭阶级、消灭阶级斗争,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宣言》指出:“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这是对共产党人所追求理想的最简明的表述,是对人类命运和人的价值的真切关怀,体现了共产党人高尚而无私的情怀。

《宣言》以其理论的彻底性和逻辑的严密性,以其无私的人文关怀,把共产主义理论置于坚实的基地上,这正是共产党人坚定信仰的理论基础所在。

二、《宣言》教我们如何看清大势、保持定力

历史发展有细流、支流,有时甚至会出现逆流,但关键是要看清和把握住发展的大趋势,才能具有战略定力。而要真正看清和把握发展大势,就需要有深邃的历史眼光,需要有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宣言》所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所提供的认识社会发展的方法论,正是共产党人看清和把握大势的理论根据。

《宣言》本身就如同一幅画轴,徐徐展开的是一部宏大的社会发展的历史。画面中展现的人物有自由民和奴隶、贵族和平民、领主和农奴、行会师傅和帮工、工业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最后出现的是自由发展的每一个人;展现的事件有绕过非洲的航行、美洲的发现、东印度和中国市场的建立、蒸汽机的发明、机器大工业的出现、整个联为一体的世界;展现的政治图景有封建的等级制、专制的君主制、现代的代议制、没有阶级和国家的自由人联合体。《宣言》以深藏在社会现象背后的经济事实为线索,在客观的历史叙事中揭示出:人类社会的历史如同一部自然史,任何社会都不是永恒的,都处于发展变化之中,都有一个从低级向高级的演化过程。在这样的历史长河中,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方向,是不会以哪个人和哪个阶级的意志而改变的;主观的意志和行动只能够加速或者延缓历史的进程,但最终不能改变历史的大趋势。

作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必须能够看清历史发展的大势。只有看清大势,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不被暂时的浮云遮眼,才能保持高度的战略定力。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世界社会主义出现巨大的挫折,一些共产党员对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趋势发生了怀疑,感到前途迷茫。这时,邓小平同志掷地有声地讲:“马克思主义是科学。”“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这充分体现了一个共产党人把握历史主流、看清历史大趋势后的冷静与清醒,展现出共产党人坚忍不拔的战略定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纪委二次全会上强调,“每一个共产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都要牢固树立党章意识,自觉用党章规范自己的一言一行,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做到政治信仰不变、政治立场不移、政治方向不偏。”《宣言》就是共产党人的第一份党纲,认真学习能使我们明白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的历史大势,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和信念,在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下,保持高度的战略定力。

三、《宣言》教我们如何谋划全局、推动发展

《宣言》是一篇激荡人心的战斗檄文,同样蕴含着深刻的经济社会发展机理。它从历史唯物主义高度揭示了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从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中揭示了工业化、城市化和社会化的本质;从资本的本性和运行特点揭示了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从经济发展进而引起的社会思想变革揭示了意识形态建设的特点。《宣言》的这些思想,对于培养共产党员的战略思维和世界眼光,对于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总布局,对于把握“五大发展理念”都有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这是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这一思想为我们认识、把握和推动社会发展提供了一个整体性的方法。第一,经济生产是每一个时代社会发展的基础。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整个过程之中,始终都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第二,经济生产的发展,必然带来社会结构的变化。面对利益分化、利益分层形势下出现的新情况,必须更加重视社会建设和社会治理,力促形成合理稳定、流动有序的社会结构。第三,在变化了的经济生产和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基础之上,必须全面深化改革。通过改革,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第四,人们的思想观念和精神生活直接受其经济利益所决定。在经济生产、社会结构、政治体制变革的前提下,一定要加强思想文化建设,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做合格的共产党员,只有具备了全局意识,才能够既抓住重点而又不失之偏颇。《宣言》从经济生产这一社会发展的基础入手,层层递进分析社会结构、政治制度和精神生活诸层面的方法论,是每一个党员理解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自觉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的理论基础。

四、《宣言》教我们如何站稳立场、脚踏实地

做合格的共产党员,就要始终站稳马克思主义的立场。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就是人民至上的立场。《宣言》指出,共产党人“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宣言》明确把人民当作实现共产主义的力量,同时又把共产主义的事业看成是人民自己的事业,正是把人民力量与共产主义事业历史地结合在一起,社会主义才实现了从空想到科学的飞跃。

立场问题至关重要,立场不稳,就会犹豫不定。在当代中国,做合格的共产党员要能够站稳立场,就必须牢记党的宗旨,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就必须尊重人民的主体地位,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就必须自觉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看作是全中国人民的事业,充分调动人民群众创业干事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就必须重视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真正做到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

做合格的共产党员,既要仰望星空,坚定共产主义理想;又要脚踏实地,做好当下的事情。共产党人的历史使命是实现共产主义,但实现这一历史使命是一个长过程。《宣言》把这一长过程划分为几个阶段,第一步先使“无产阶级形成为阶级”,夺取政权;然后“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又把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的社会发展划分为过渡时期、共产主义第一阶段、共产主义高级阶段。可见,共产党人认识到自己的历史使命并不能等于马上就能完成这个历史使命,而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履行。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国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的巩固和完善还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因此,我们必须立足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脚踏实地干好眼下的工作。风物长宜放眼量,每一个共产党员都要保持高度的战略定力、战略韧性。只要共产主义信仰不改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念不动摇,坚持一代接一代地干下去,我们就会离目标越来越近。

(作者单位:中央党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